我想成为一个这样的老师

时间:2013年7月1日 作者:语文 林枫竹 浏览:

我想成为这样的一个老师,让每一个学生都真正了解自己、喜欢自己,成为自尊、自信、自爱的个体。

这个世界繁华异常,可是更多时候这些繁华并不属于每一个普通人。很多人感慨生活的平淡无奇,很多人厌恶自己的平凡与丑陋,对于软弱的少年来说,尤其如此。这不是一个奇怪的倾向,为什么很多少年沉迷于网络小说和电子游戏?正是在现实中找不到归属感,才在想象的世界中给自己创造一个美丽绚烂的人生;正是无法正视一个卑微的自己,才给自己虚构了一个完美的规划。在这个虚幻的想象中,自己应该美艳无双、才智绝伦,可是美梦终究会醒来。

我在少年时代也是这样,曾因为自己的不擅长于人际交往而深感落寞,事实上即使现在也经常会如此。于是,当我看到很多人,尤其是很多青少年很厌恶自己的时候,也会有一点难过,并不是多悲天悯人,只是想到曾经的自己,和自己给自己的那段不太明亮的时光。也许大部分经历过青春期的人都是如此吧。

可是这个世界不如意的事情太多,即使你足够优秀、足够成功,当所有人都向你投去赞美的眼光时,可能心里最过不去的仍然是自己给自己的坎。何况,多数人都没有那么优秀,多数人都平凡普通,或多或少总有某个时刻,内心充满了挫败感、负能量,把自己否定得体无完肤、一无是处。

那个平淡无奇的自己,长着雀斑或痘痘,成绩很普通,永远别想上台领奖发言,不会跳舞唱歌,只能在下面给校花班花鼓掌,实在太没意思了。比起小说、电视剧里那些英雄人物,真的差太远太远了,而且似乎永无翻身的希望。这个时候,怎么改进,怎么纠正,怎么接受?对一个少年来说,太难了。所以只好采取一个简单逃避的办法,在另一个世界里让自己成为英勇无敌的主角,享受这个不存在的身份,甚至可能无法自拔。这一切都是因为,他不觉得那个真正的自己,是可爱的,值得欣赏的。

我们的教育更多时候是在激励学生变得更优秀,取得好成绩、获得奖励,我要得第一名,我要站在全校的领奖台上,这样的我才算成功,而大多数人现实中的样子都是自己要拼命摆脱、拼命改变的。成年之后,我们耳中也充斥着无所不在的成功学教育,要赚到很多钱,住很大的房子,开很好的车才算成功。我们一生很长一段时间被教育的,是要爱那个表现完美的超我,而不是那个平凡、晦暗、乏味的自己,所以,要接受自己、欣赏自己、爱自己,就变得越来越难,越来越难以企及。一个人要花很多很多年,才会知道自己其实是值得爱的,做自己是唯一的出路。

一个人成熟的标志之一就是了解了自身和世界的限制,知道自己总有做不到的事情,勇敢地承认、接受、包容自己的不完美,进而去包容他人和社会,因为没有对自己的尊重、理解、包容和爱,又何谈对他人和社会的爱。

那么就谈到了我们为什么要学习文学,为什么要阅读文学作品。

当我们知道了自己身体和思想的局限之后,阅读就成为一种有效的途径,让我们增加感知世界的能力。而更在于,他提供了一种可能性,让我们在现实的不如意下能够给自己的心灵找到一个栖息地。这也是一切兴趣爱好最可贵的地方。

找到自己兴趣的人是幸福的。我有一个朋友,很喜欢种植物,她说看着一粒种子在自己的呵护下慢慢破土、成长,甚至开出娇艳的花朵,会产生一种窥探生命奇迹的快感,于是自己在那短短的时间里变成了上帝。于是,她可以忽视自己的平凡,因为知道有一群小小的生命依赖于自己而生存和成长,不管在单位遇到多么不可理喻的领导、骄横跋扈的同事、蛮横无理的客户,只要回到家里,看到那一片勃勃的生机,就觉得内心是温暖、充实、平静的。知道这些,就能够了解自己的价值,进而接受自己,喜欢自己。

中学教育不同于高等教育,不在于钻研艰深的理论,而更是一种基础的通识教育。而对于母语学习的意义又在哪里呢?我更觉得,相比之下,要教给学生的具体知识并没有那么重要,因为考试之后,没有多少人会记得这些,更重要的是那些当你忘记了一切知识性内容之后,依然存在于头脑中、血液中的东西,那是一种态度、一种信仰。所以,陈平原教授在接受《文汇报》的采访时说过这样的话:“如果过了若干年,你半夜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好长时间没读书,而且没有任何负罪感的时候,你就必须知道,你已经堕落了。不是说书本本身特了不起,而是读书这个行为意味着你没有完全认同于这个现世和现实,你还有追求,还在奋斗,你还有不满,你还在寻找另一种可能性,另一种生活方式。说到底,读书是一种精神生活。”读书教会我们的并不是具体的知识,而是对世界的感知,对古往今来的大人物的思想的体悟,和对历史、对现实的思考力,这个行为本身的意义在于证明自己并没有向这个社会妥协。

现实世界总是有种种的不如意,这些不如意在成年以后往往表现得更明显。我希望学生都能给自己找到自己的兴趣爱好,让自己的心灵有所满足。学会从外物当中找到自己投射的影子,进而真正喜欢自己、爱自己。我希望通过语文教育来为他们提供一种可能,那就是阅读、思考和判断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