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成为一名这样的老师

––我想成为一名这样的老师

时间:2013年3月19日 作者:化学 赵继海 浏览:

从教十四年,对于自己的专业——化学教育,思考过很多,当然也想过要做一个怎样的化学教师。但人的思想总是会随着时间、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。未登讲台前的学生时代所具有的教育理想,在十多年的教学生涯中,一点点地悄悄递变,好在这种改变使得自己的职业目标也渐渐明晰。

一.高考应试与提升化学素养之我见

我是1994年参加的高考,因化学成绩优异而录取到化学系化学教育专业。经历了应试体制下的三年高中生活,当时的理想是:高考能取消,自己能摆脱应试压力,使学生和我一样爱化学,做一个学生拥戴的民主化的老师。然而,真正走上工作岗位,接触了社会现实后,我问自己:“高考能取消吗?”显然像美国那样依靠推荐上大学的方法,只能对少数人适用,而对中国庞大的考生群体,高考仍然是一种相对公平的制度。高考不可废,这是许多人的共识,我也接受了这一点。

接受了高考,当然也就接受了应试教育。应该说,从教以来,在应试的道路上,我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成绩。但是,总有心不甘情不愿之感。我无法接受那种“考什么就教什么”的纯粹的应试教育。有时自己也觉得奇怪,这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?我究竟想成为一个怎样的化学教师?

经历了多年教学实践的积累,我对自己的认知逐渐清晰——我热爱化学这门科学,我希望在教学中传播化学,不仅仅是传授给学生化学知识和应试技巧,更要传播化学的文化,要做一个让学生懂化学、爱化学的老师。

化学已成为人类社会不可或缺的支柱力量,人类越来越离不开化学,却又越来越不了解、甚至误解化学。当前一系列食品安全事件的发生,使中国人把化学当成了污染、有毒的代名词,谈化学而色变。尽管恢复高考三十年来,学过化学的人大大增加,但无法改变人们对化学的恐惧,甚至学过化学的人也同样相信“本品不含任何化学物质”这样荒谬的广告词。作为一个化学人,看到社会把化学视若洪水猛兽,实在不能无动于衷。

但反思这种现象的发生,其实片面的化学观与片面的化学教育是密切相关的。长期以来,应付考试、获取高分成了化学教学唯一的动力和目标,很多勤勤恳恳的化学老师,会抓学生的化学学习,而他自己却除了高考教辅之外,不读化学课外书籍,不了解高考之外的化学世界,以至于把化学当做“理科中的文科”,要学生记忆大量的零碎知识和化学方程式,以图考试高分。这造成了很多学生努力学习化学的同时,也逐渐地厌烦、冷漠化学。

也许对有的学校和教师而言,只要学生顺利完成了化学高考,那么化学教学的目的也就达到了。在此之后,学生是继续钻研化学还是将化学书籍付之一炬,都已无关紧要。但作为热爱化学科学的我来看,如果学生一旦走出高考考场,化学教育的功能也就消失,这实在是化学教育的悲哀。

我以为,学化学和考化学是不同的,考化学的目的是高考制胜,学化学则是提高科学素养,了解化学的科学价值和人文价值,而作为化学教师的我,理应承担传播化学文化的使命。

二.我心目中的化学教育

新课程改革正是深刻反思应试化学教育的必然结果。那么,在新课程中如何引导学生正确认识和看待化学?应让学生学习什么样的化学?两年前,我曾经写过一篇论文,获得2010年高中化学新课程成果交流大会论文一等奖,题目是《文化视角下的高中化学新课程》。

我国的化学课程标准明确提出了“在人类文化的背景下构建高中化学课程新体系”的理念,因此我认为,在课程实施的层面上对化学和化学教育作文化意义上的思考,提升化学教育的价值,是非常必要的。

当代化学正经历着革命性的变化,在由实验科学向计算科学转化。更加引人注目的是,化学的学科精神、价值观也发生了深刻变化。90年代以来绿色化学、化学生物学的兴起,代表了当代化学的另一个显著特征,即关注化学与自然、人类、社会的相互关系,走出化学孤立主义的阴影。这种深刻的变化要求人们对“化学是什么”有一个全新的认识。

2006年召开的第19届国际化学教育会议,其主题是“全人类的化学和化学教育”,探讨从人类文化层面上认识化学和化学教育。我想,“全人类的化学”并不意味着所有的人都成为化学家,不同的人对化学有着不同的感悟和需要,但有一个共同的东西可以让每一个人都受益终身,那就是化学的文化内涵。化学给我们的不仅是一门知识体系、一种科学语言和技术工具,还是一种精神,一种价值观,一种充满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文化境界。

我以为,中学教师要以新的概念、新的思维来认识化学教育,赋予化学教育新的内涵。不能把化学看作由概念、定律构成的死的知识,只强调化学的工具价值,而忽视它对人的塑造,要把化学看作内涵丰富的活的文化,把化学和人联系起来。化学是人的文化,要为人服务。新课程只有深入到化学的文化层面,而不仅仅局限于知识层面,才能使学生获得真正的化学素养。

但另一方面,我不也赞成新课程中的某些时髦倾向。近年来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相整合、理科课程为学生个性化发展服务成为了各类期刊探讨的热点问题,学科中心的观点体系完全丧失了话语权,被打入冷宫,似乎已经不能翻身。

我以为,这类探讨当然有益,但如果过分局限于学生成长的角度,并不能全面概括化学课程的历史使命。因为我们不能忽略课程对化学学科本身的意义,不能忽略社会进步对化学发展的需求。化学是人创造的,应当以人为本,同时化学本身也需要继续发展,以推动人类社会进步。文化发展具有连续性和继承性,前人创造的文化成果通过文化传递被后人有选择地接受。化学教育就是实现化学文化传递的基本工具。

深中“建设学术性高中,培养创新型人才”的理念,正是“人”与“学”的有机统一,而把科高建设为“科学高中”的宣言,在当前非难科学主义的现实语境下,更是有眼光,有气魄的手笔。

三.我要做一个怎样的化学教师

我想,作为一个化学教师,首先应当对化学有或培养出深厚感情。自己都不爱本学科,还能让学生真正喜欢这门课程吗?

作为化学教师,还应当有相对开阔的化学视野。虽然中学教师不具备解决具体化学前沿问题的研究能力,不过应当了解化学发展史,了解当代化学科学的前进方向。这一点,我仍需继续努力。

最重要也最现实的,是在当前高考压力下,如何做好化学应试与化学育人的和谐统一。长期以来,化学教学变成了一种空洞的解题训练。学生把化学看作“理科中的文科”,既要计算推理,又要死记硬背,枯燥无味。一种充满活力的有血有肉的人的文化,仿佛成了X光片上的骨架!这是学生对化学考完即弃的主因,是真正爱化学的老师所难以接受的。

我希望,我的化学课堂不是听课、记笔记、做实验、做习题的结合,我要让学生明白,化学不仅仅是试管和化学方程式的加合,也不仅仅是守恒法和差量法这些解题技巧的堆积,它的灵魂、能够让人们终身受益的是科学的思想方法。

从哲学意义上讲,人的素养中最为核心的是他的世界观和方法论;从化学上讲,化学学科最富有生命力的、最具有统摄力的是化学方法论。在学习化学的同时,更要让学生了解化学知识背后所蕴含的精神、思想和方法,受到智慧的启迪,得到文化的熏陶。曾两度获得诺贝尔奖的化学大师鲍林曾对青年人说过,你们可以忘记课堂上的化学知识,但不要忘记勒沙特列原理。为什么?因为这一原理已经超越了普通化学方法的层面,它广泛适用于化学、物理学、生物学乃至社会经济学等领域,成为方法论意义上的科学观念。

我不是一个教育家,仅是一个普通的教育者,但是,多年的教学实践告诉我,只要努力,化学应试与化学育人的和谐统一是完全可以做到的。这也是我努力的方向。

作为化学教师,我要有两爱——爱学生,爱化学。以化学育人,以人促化学发展。